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科学探索 >> 电子技术

电子技术

过目不忘的人脸超级识别者

来源:信息时报 日期:2018-11-19

 

  据估计,有1%~2%的人有人脸超级识别能力。英国伦敦警察内部有这样一群“超级识别者”,他们记忆、识别人脸的能力在破获犯罪案件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人脸识别似乎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大多数人都能从人群中认出熟人的脸,但有那么一群人却能通过对监控图像中的匆匆一瞥就记住几千张面孔,他们就是过目不忘的“人脸超级识别者”。

  名词解释

  这一名词最早出现在美国盖茨堡学院心理学副教授理查德·罗塞尔2009年的一篇论文中,形容那些“拥有不可思议人脸识别能力的人”。他们能记住他们数年没有见过、外貌发生重大变化的人,以及那些偶然遇到的人。这不仅是一项极好的社交技能,还是一项打击犯罪的神技术。

  在英国伦敦警察内部,有这样一群“超级识别者”,他们记忆、识别人脸的能力在破获犯罪案件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人脸超级识别者”并非一个新现象。有些人就是更能记住别人的面孔。但这一能力被看成是专业的调查技巧,甚至被英国警方引入,则是近年来的事情。

  到底多神 比电脑还强?

  这些超级识别者的超能本来不为人知。一直到2011年,英国伦敦等城市发生大规模骚乱。伦敦警察厅需要在很短时间里辨认数千名蒙面嫌疑人,而计算机似乎帮不上什么忙,从4000张

  图像数据库仅仅确定了一名暴徒。当时的伦敦警察厅侦缉总督察米克·内维尔下令,在视频监控画面中寻找嫌犯。

  伦敦警察厅一共有大约35000名警察,全部观看了同样的电视画面,但是内维尔发现,有一些警官的表现,每次都异于常人。他们的识别率高得出奇,大约有20名警察认出了至少20名嫌犯,其中的佼佼者盖瑞·科林斯认出了近190名嫌犯。

  内维尔于是怀疑,他们是不是在认人方面有什么特殊能力。于是,他调来了格林尼治大学法医心理学家乔什·戴维斯研究此事。

  戴维斯指出,认人高手不一定可以称为“超级识别者”。他指出,在视频监控上认出许多人并不稀奇,假如摄像机拍到的都是社区附近的熟人,就算普通人也能做到。认人高手也有可能只是勤奋的优秀警察,有些警官一连几个小时观看那些录像,甚至连业余时间也投入进去。

  戴维斯说:“超级识别者似乎能比其他人更好地在头脑中勾勒出一张脸。”

  天赋技能 极少数人拥有

  美国盖茨堡学院心理学副教授理查德·拉塞尔2009年在研究脸盲症时首次无意中发现了人脸超级识别者的存在。拉塞尔开始进行标准脸部记忆测试,其中一名参与者告诉他“只要我见过你的脸,无论过去多少年,我都能记得。”

  罗塞尔的论文是世界上第一篇介绍“超级识别者”的文章。据估计,有1%~2%的人有人脸超级识别能力,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特殊技能。研究人员认为,“超级识别者”的能力更像是天生决定的。此后,学界也陆续出了一些研究文章,但数量并没有井喷。

  我们是如何记住人脸,我们的记忆是有限的吗?我们能记住多少张脸?上个月,英国约克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他们推测,人们平均能辨认出5000张不同的人脸。对人脸的识别似乎是人类根深蒂固的技能。

  神经系统科学家普遍认为,大脑的特定区域——颞叶负责人脸识别这项工作,而其处理过程很复杂。加州理工学院2017年的一项研究指出,科学家在对恒河猴进行脸部辨认测试后发现,颞叶上的神经元对脸部的不同方面进行反应。有些处理眼睛颜色,有些对两眼的距离作反应。这些信息片段组合到一起,让恒河猴能创造出完整图像。换句话说,生出一幅完整图像所需的神经元相对较少,这可能解释了为何能回忆起如何多图像。

  不是超人 也可能会犯错

  英国斯特林大学心理学专家怀特在人类视觉方面已经研究了超过1个世纪,他相信“这方面的知识仍有许多空白待填补”。怀特对“超级识别者”提出了质疑,如何衡量一名“超级识别者”的能力?他们是否只擅长于纸上谈兵?怀特的同事安娜更对“超级识别者”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这暗示他们是万无一失的”。

  超级识别者并不是超人,他们有时也会犯错。波里特很自信:“我们不是万无一失的,但事实上人脸超级识别者更少犯错。”

  英国建首个“超忆神探”分队

  2013年,内维尔在伦敦成立了英国警方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专门的“人脸超级识别者”分队。内维尔从警队中挑选了6名在识别人

  脸方面能力出众的警察,利用这种特殊才能,去打击犯罪。

  全职人数虽少,但业绩却颇显著。小分队很快完成了2250例认人任务,在业界打出名头。2016年,德国数十名男子被指控于新年前夜在科隆火车站实施性侵,调查人员面临着与伦敦警察厅2011年遭遇过的同样问题。小分队的超级识别者们受邀飞往科隆协助这些德国同行。队长埃利奥特·波里特和队员安迪·艾尔斯在科隆埋头干了两个星期,给德国同僚传授通过看视频监控锁定嫌犯的技巧。

  人脸识别通常并不会作为单独证据,他们通常是警方启动一项调查、一起搜索或支持法医证据的开始。

  科技的加持

  得益于伦敦摄像头遍布

  “人脸超级识别者”的成功,不仅源自他们的天赋,也得益于伦敦及英国无处不在的监控,据统计,仅伦敦就安装了超过40万部监控摄像机。

  2014年8月28日,英国首都伦敦,一名叫爱丽丝·格罗斯的14岁女孩突然失踪,伦敦警方派出600名警员寻找,警察搜遍了大街小巷,嗅探犬查遍了公园,警方潜水员也在附近的河流等水域进行搜索,但都徒劳无功。

  为了找到这名小女孩,“超忆神探”小队仔细研究了爱丽丝最后被看见的地方——伦敦大运河周围6.5平方千米范围内的300部视频监控,他们总共观看数千个小时低像素、低质量的录像。几天后,他们就画出一条犯罪时间线,并发现了嫌疑人的位置,最终引导警方在河边发现女孩尸体,并找到凶手。

  对人脸的超级记忆、辨认能力,不仅意味着在搜索嫌犯时更有效率,也意味着警员没有了下班时间。艾尔斯在和老婆孩子出门时,也会习惯性地说:“前面来了个瘾君子,左边的是个扒手。”而他的妻子就会抱怨:“本来出来走走是很开心的,但现在我们被罪犯包围了。”

  叹资源不够

  创立者离开警队开公司

  内维尔希望这些“超级识别者”能够得到正式的认可,好让他们的证词在法庭上得到采信。

  自2013年起,内维尔就提出,人脸超级识别技术应该被纳入法医学之下。在他看来,人脸超级识别已成为像现有的法医手段一样可靠的手法。但伦敦警察厅方面非常慎重,尚未对这种建议做好充分的准备,认为人脸超级识别仍是新生事物,需要更多的分析实践。

  更令内维尔伤心的是,这个超能分队小队人数少,规模小,没有拿到他期望的预算或分级支持。虽然英国警方各分局分布着不少超级识别者,但却没有建立区域性的分队。

  去年,内维尔带着未完成的抱负,离开了英国警队。他至今仍然愤愤不平,认为当局对这一特殊能力不够重视。

  去年,内维尔与人一同创办了一个私人机构“国际超级识别者”,雇佣民间的“人脸超级识别者”为私人客户服务。这些人可能是推销员,可能是汽车销售员。客户中有足球俱乐部,讽刺的是,还有警方。

  这个组织的首席运营官肯尼·隆也是一位“人脸超级识别者”,曾跟随内维尔服役于伦敦警察厅。

  内维尔和肯尼也都是超级识别者协会的成员,这一协会由安保顾问吉利·克莱顿在今年5月成立,目的是帮助人脸超级识别成为一种法医学工具。目前,协会成员有20人。但内维尔推测,超级识别者的人数可达数千人,其中警方内部至少有数百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潜能。

  英国警队中的超级识别者

  盖瑞·科林斯

  50岁,1993年加入英国警队,隶属于伦敦斯托克纽因顿分局。曾在2011年伦敦骚乱时,通过看视频监控认出了近190名暴乱分子。

  卡拉·斯努克

  41岁,已经当了15年的警察,属于“人脸超级识别者”分队成员。

  埃利奥特·

  波里特

  38岁,“人脸超级识别者”分队队长。

  安迪·艾尔斯

  38岁,“人脸超级识别者”分队队员。在当警察前开过酒吧、餐厅,记顾客能力超群。加入警队后,享受一天看视频10小时的工作,曾为了一名嫌犯的独特耳垂翻看了2万张图片。

  安迪·波普

  英国西米德兰郡的社区警察,2012~2017年,这位“超忆神探”成功识别出了1000多名犯罪嫌疑人。

  为何这么神?

  而“超级识别者”是如何比其他人更有效地进行面部识别呢?很可惜,目前科学家尚未十分清楚。

  英国伦敦警察厅的几名“超级识别者”设法解释了自己是怎么认出那么多人的。盖瑞·科林斯展示了一连串模糊的暴徒影像,多数人的脸孔都遮掉了部分。他接着又展示了这些人被捕后,警方给他们拍摄的面部照片。他一口断定这两类图像能够匹配,然而要他说出诀窍却很困难。“我是从小的地方看出来的,比如眼睛什么的……其实都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过程很难解释,”他抱歉地说道。

  伊德瑞斯·巴达的方法就显得较有条理了。“我一般是从侧脸开始看,从额头看到眉毛,然后确定身份,”他说,“偶尔有个把囚犯进来时,我会心想:‘我认得你是美国队长,你还敢自称是蜘蛛侠?’只要他一转到侧面,就一清二楚,接着我就对他说:‘我记得你。’”

  而波普却无法形容自己的能力,并曾为此而在法庭上遇挫。几年前,波普认出了一名嫌犯,这个嫌犯是双胞胎兄弟中的一人。当波普在庭上作证时,被问到是如何确认认出的是嫌犯而非其兄弟,他回答:“我不知道,我就是能认出来。”嫌犯最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他很沮丧:“我很想要说出我认人的方法,但很奇怪,我真的形容不出来它是怎么发生的。”事实上,嫌犯与别于双胞胎兄弟的特征之一是脸部有颗痣,但波普没有集中于这一细节。他的方法更像是整体性的,整张脸闪进他的脑里、存放好,等待某一天被唤起。

 

分享按钮